• 标题
  • 全文

首页 > 韩企“逆周期投资”制霸存储器 我国半导体发展可借鉴?

韩企“逆周期投资”制霸存储器 我国半导体发展可借鉴?
2019-03-08 标签: ICNET  存储  半导体 来源:ICNET


近日,存储行业调研机构DRAMeXchange发布最新数据,指出2018年全球DRAM市场的销售额达到996亿5500万美元,创下历史新高纪录。从企业全年市占比上看,三星电子最高,为43.9%;另一家韩国厂商SK海力士为29.5%,两家韩厂合计市占73.4%,占据压倒性优势。


而在NAND方面,去年全球销售总额为632亿1000万美元,也创下纪录。分企业看,三星全年市占35.0%排第一,SK海力士虽仅有10.6%,但两家韩厂合计市占仍达到45.6%,因此在NAND领域也独占优势。


当然,必须认识到韩系厂商在存储业的成绩绝非一蹴而就。向上追溯,韩国半导体产业的崛起自上世纪70年代就已埋下种子,历经二三十年发展终于在存储器领域形成垄断之势。观察韩国半导体发展路径,政府主导与逆周期投资是两大关键词,这对当前的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来说,也颇具借鉴意义。因此也有必要梳理韩国半导体产业的战略,以吸取其中可取之处。


韩国半导体发展:政府投资主导 逆周期投资大发横财


考察韩国半导体发展,离不开政府的主导投资。由于70年代轻工业品出口下降、外债上升等因素,韩国经济受到严重威胁。针对当时的经济状况,韩国政府颁行“重工业促进计划”,以建立健全本国工业体系。对于半导体产业,韩国政府也充分意识到其重要性,在70至90年代之中多次颁布计划,投入巨额资金用以促进半导体产业的发展。


对于半导体这种资本投入极大的重型产业,政府主导投资确实有利于集中资源,并且可忽略初期投入的巨大浮亏。韩国半导体广为人所知的“逆周期投资”也确实需要政府背后撑腰才玩得转,否则光凭企业自身实力肯定撑不过黎明前的黑暗。


在政府主导投资的模式下,韩国半导体曾在80年代、90年代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精准实施“逆周期投资”,在DRAM价格暴跌时不顾巨额亏损,大举扩充产能,逐个将当时涉足DRAM的日立、NEC、三菱等对手击败。


三次逆周期投资使得韩国建立了DRAM领域的统治地位,随着智能手机的爆发,韩国半导体企业又在2016年至2018年的半导浪潮中大赚特赚,最终取得开篇所述的成就。


进入2019年,全球半导体产业由盛转衰,全球诸多重要的半导体企业陷入亏损、裁员甚至停止生产的漩涡,衰退周期近在眼前,那么问题来了,我国能否通过借鉴韩国成功经验,利用逆周期大举发展半导体产业呢?


我国半导体发展:经验可借鉴 但切忌刻舟求剑


当初韩国发展半导体的原因是轻工业出口模式难以为继,因此必须发展包括半导体产业在内的一系列重化工业,以固国本,自给自足。现在中国虽身为“世界工厂”,但缺乏核心科技,特别是各类集成电路自给率低下,因此发展半导体产业势在必行。


2014年,我国设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(大基金),重点投资芯片制造领域,同时兼顾芯片设计、设备和材料等行业。2015年,大基金向紫光旗下芯片业务投资100亿元,这也是大基金设立以来第一笔大规模投资。2016年,大基金再次投资长江存储,同时这也是该年度大基金最大单笔投资。


有国家资本扶持,长江存储目前是我国最有潜力的存储厂商,涉足DRAM和NAND两类重要存储器。去年,长江存储一期厂房封顶,同时引进了一台ASML的光刻机,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。据了解,单这部光刻机的售价就达4.6亿元人民币,足可印证半导体产业极强的资本密集属性,必须由国家牵头、不计盈亏才能推动。


存储器之外,芯片代工企业中芯国际也在追赶世界先进水平。去年年初,大基金、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分别向中芯国际注资,力拼14nm制程。此外,中芯国际去年也向ASML订购了一台光刻机,将于今年交付。


韩系厂商逆周期投资的精髓,即是产业下行周期大举投资,不考虑先期亏损,而这也只有政府力量主导才能办到,一般的民间资本远没有如此大的承受能力。进入2019年,全球半导体萧条程度超乎预料,似乎逆周期投资的机会已经浮现,但相比当初韩国面对的形势,我国又有诸多不同。


从外部因素上看,当初全球DRAM产业分散,除韩企外还有诸多日、欧、美企业涉足,因此韩企才得以背靠政府施展逆周期投资,强行将众多对手先后打垮。而现在的半导体产业集中度比以前高太多,马太效应已经形成,不论是存储器还是晶圆加工,高端工艺的研发比以前更难,也更耗费资金,注定仅有行业顶端的几家企业能够承担得起。因此,中国即便是在下行周期加大投资,至少在短期内也是无法撼动全球半导体产业版图。


不过,眼下的艰难恰恰说明努力追赶的必要性。须知当初韩企也是历经3次逆周期运作才成为DRAM业领头羊。因此中国半导体产业要想做到世界影响,就要做好长期投资的规划,持续缩短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。


此外,中国科技产业的发展也长期受到西方阵营的压制,特别是半导体领域尤甚。尽管ASML卖给中国企业光刻机,但去年中兴、福建晋华受到的制裁仍时刻提醒外部环境是何其艰难,华为的在西方国家建设5G屡遭拒绝,也说明外界并不以友善目光看待中国科技企业崛起,因此,自主建设半导体全产业链就显得尤为关键。


据最新的海关数据,2018年我国集成电路贸易逆差达2274.2亿美元,创下新纪录。而从过往历年数据看,我国集成电路贸易逆差也持续增长(下图),这无疑说明我国集成电路对外依存度非常高,而自给水平却相对低下。基于现实背景,我国芯片业必须把握机会,致力于自给自足,保障国家安全和产业安全。



我国历年集成电路贸易额统计(至2017年) 来源:中国报告网



ICNET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



© Beijing Chuangxin Online Network&Technology Ltd     京ICP备05069643号

IC交易网订阅号

ETIME元器件